用户登录投稿

中国九游会网站协会主管

以童趣方式诠释名篇
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   | 阿甲   2021年09月23日09:34

 《大风》 莫言 原著 筱箫 改编 朱成梁 绘画   

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   

2021年8月出版

自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他的作品越来越多地进入中小学阅读选篇的视野,短篇小说《大风》当数其中点击率较高的作品之一。这是个颇具童年野趣的故事:生活在胶河边的一对爷孙去荒草甸子割茅草,辛苦一天,却在回家的路上遭遇大风,经过一番搏斗,整车茅草仅剩下一棵,但那棵草却成了连接童年、连接爷孙情感最厚重的回忆。

不过,要将这样一篇长度近5000字的小说改编成图画书,难度相当大。图画书作为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,需以重新诠释的方式进行再创作。开场的“我家房后有一条弯弯曲曲的胶河……”跳过了小说中大段的序幕,却非常适合作为图画书故事的开头。紧接着,原作有关为什么要去割草、爷爷割草技术如何之高、“我”如何“留恋在干草堆里打滚的快乐”等的文字都被省略。翻到下一页,我们就看到了爷孙俩在清晨薄雾中出发去割草的身影。故事直接进入正题,感觉舒缓的文艺片就要发展成情节紧凑的动作片了。这是由图画书叙事的特点决定的,比如原作文字里描绘景色,“河上有雾,雾很重,但不均匀,一块白,一块灰,有时像炊烟,有时又像落下来的云朵。看不见河水,河水在雾下无声无息地流淌……”图画书里只剩下“河上有雾”和“河水在雾下无声无息地流淌”两句,为什么呢?因为画面里已可见青雾蒙蒙的情境,读者还看到高高的河堤,河堤上爷孙俩的身影映在曚昽天色中,爷爷弓身推着独轮车,孙子安坐在车上。那种感觉,那种意境,又是文字所难以描绘的。

插画作者朱成梁浸淫童书插画几十年,他最突出的几个特点在本书的创作中展现无遗。首先是捕捉儿童趣味,如果说第一个对开页中萌萌的农家小院还不够,看看那坐在独轮车上的小男孩的身影,相信小读者们都希望坐上去的是自己。其次是还原故事情境的写实能力,他在追求好玩的同时,也在力求真实,比如在他的代表作《团圆》中要还原一个当代江南的水乡小镇,而在本书中,他还原的是大概20世纪60年代初山东高密地区的乡村风情,从人物形象到衣着打扮,从乡村屋舍到牲口农具,他都会在写生和研究之后尽力还原。如本书中的爷爷与手推车的造型,一出场就让人感觉特别亲切、真实。再次是他喜爱借鉴拍摄电影的手法,用类似电影的叙事手法来讲故事,这种手法在他的另一本书《火焰》的追逐场面中曾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在《大风》的图像叙事中,朱成梁似乎有一个总体的叙事格局。如果我们能将这些对开页变成缩略图来并列排列,就可以看出一系列连续的画面序列,从开始的人物亮相,到中间的铺叙,然后转而因核心事件出现而紧张,进而逼向高潮,之后又舒缓下来,慢慢定格为回忆……这样的推进的确很像电影叙事。如果与原作比较,还会发现为了能按照时间先后顺序讲述,图画书也做了次序的微调。

图画书版的《大风》以动感十足且富有童趣的方式重新诠释了莫言的名篇,或许能让小读者在适读年龄上向下兼容到四五岁,但即使是成年读者,也愿意以类似观影的感受换一种方式来享受这部作品。书中的“尾声”也非常重要,它实际上是由原作的序幕和尾声混合而成的,作为对这个故事完整的交代。它也提醒读者,可以读读原作,去原汁原味地享受小说。